面向全国各省开展亲子鉴定业务,最低采用20位点试剂盒,结果准确,司法报告全国通用。

0731-84917796

工作时间:8:00——17:30(全年无休)

联系我们

湖南省文成司法鉴定中心

服务热线:0731-84917796

手机:15973370007

QQ :285617860   点击咨询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鉴定案例 >

哈尔滨人冯国军生前经营着一家建筑公司,30年事

发布时间:2016-05-17 点击:
“每一个亲子鉴定背后,都有一个离奇的故事。故事里充满了情感和行为的混乱,这种混乱必然带来对各方的伤害,而受伤最深的往往是孩子。”第四军医大学亲子鉴定中心主任吴元明博士说,所以有时候,他们倒希望,亲子鉴定能不做就不要做;有时候,不知道会比知道更好。
 
儿子养了20年才知是老伴用亲生女儿换的
 
60岁的关中人老李,因为单位内部子女招工有要求,带着儿子的血样来到鉴定中心。吴元明清楚记得,老人拿到鉴定结果后,一下子从椅子上瘫到地上去了,“养了20多年的儿子,居然不是亲生的。”
 
类似这样的情况,鉴定中心的人见过不少。医生劝慰老李,孩子非他亲生,但有可能也不是他老伴的。他们建议老李把老伴叫来,一起做个鉴定。
 
老李满肚子火气,打电话给老伴。几个小时后,老伴一脸平静的来到鉴定中心,但她并未做任何解释。三天后,鉴定结果也出来了,儿子居然也不是老伴生的,老李觉得自己快要疯了。

万般逼求之下,老伴终于说出真相。原来当年孩子出生时,老李在外工作,妻子在农村老家生下一个女孩,觉得没生男孩对不住老李,恰巧村里有一户人家本来有个男孩,想要个女儿,却又生了个男孩。两家一合计,干脆就把孩子换了。对于这件事情,20多年来,妻子一直守口如瓶,“我本来想这辈子都不说的。”“儿子都养了20多年,不是亲生的也和亲生的一样了,结果不重要,也不要对孩子说。”接受了医生善意的劝说后,老李夫妇启程回家了。
 
生下男友的孩子她与丈夫离婚独自抚养幼儿
 
一天,一个女教师带着孩子来到鉴定中心。女教师长得很漂亮,也很知性,谈吐优雅。她说,自己上大学时,结识了一个男友,二人感情很好,但因为家人反对,最终和现在的老公结了婚,但婚后她和原男友还保持着来往。
 
后来,她生下一个儿子。儿子一天天长大,女教师却发现,儿子身上越来越多地有了她原男友的影子。这让她感到不安,因为老公婚后一直对自己关爱有加,她心里希望孩子是老公的。终于,这种心理上的折磨促使她带着儿子走进亲子鉴定中心。那年,儿子3岁。“既然你老公没有追问过,你还是不要做这样的鉴定吧。”医生建议。没想到女教师一再坚持,说如果说不清楚,她心里会永远压着一块石头。

鉴定结果出来了,孩子的确不是她老公的。女教师带着儿子走了,鉴定中心的医生成了她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。后来,女教师和丈夫离了婚,但并没有告诉他孩子的事;她又带着孩子去找原男友,也没说孩子的事,但对方却不愿娶她。
 
再后来,女教师就一直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,没有再婚。

情人说孩子是他的养了7年才发现非亲生
 
要不是给孩子上户口需要做亲子鉴定,王先生至今都不会知道,情人给自己生的儿子养到7岁,却不是亲生的。

做了10多年“包工头”的王先生,下海前和前妻都在阎良某单位上班,夫妻两人都是大学生,并有一个女儿。因不满国有企业四平八稳的生活,他便辞职做起了建筑生意。凭借灵活的头脑和广泛的人脉,没几年就发家了。有钱后的王先生为了各种应酬频频出入各种娱乐场所。在一次舞会上,他认识了一个女孩,没几天便同居了。一年后,这个女孩生下一个男孩,并说是王先生的儿子。
 
  纸里包不住火,王先生的妻子知道了这件事,冷静地与他离了婚,女儿归前妻抚养。他只好把儿子抱回老家交给母亲抚养。7年过去了,儿子到了上学的年龄,而报名需要户口证明。因为儿子是非婚生的,王先生经过打听才知道,只有去做亲子鉴定,证明王先生和儿子是亲生关系,派出所才能给落户口。

于是,王先生带着儿子去做了亲子鉴定,等结果出来后,王先生傻眼了:养了7年的儿子却并非亲生的。“孩子一直是自己母亲带,他们感情已经非常深。现在要告诉她儿子不是我的,老人可怎么承受啊!”王先生说,这件事带给他的痛苦,恐怕自己永远也无法摆脱。
 
做了三次鉴定女子仍未找到胎儿父亲
 
在10多年的从业过程中,鉴定中心的医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。有一次,他们被一个年轻女孩雷倒了。“那女孩20出头,来做鉴定时已经怀孕3个月了。”吴元明说。女孩先咨询了产前是否可以做亲子鉴定,吴主任告诉她,产前可以从腹内抽取羊水检测,但得等到4到8个月才能做。女孩便回去了。一个月后,女孩带着一个男孩来到了鉴定中心。女孩告诉吴博士,如果鉴定出孩子的父亲是这个男孩,就会马上和他结婚。填写亲子鉴定委托书、采血、缴费……一番忙碌之后,女孩带着男孩离开了。几天后,鉴定结果出来了:孩子不是这个男孩的。

几天后,女孩又带着另外一个男孩来了。几天后,结果出来了:孩子竟也不是这个男孩的。“一般来说,最多做两次鉴定就能确定孩子是谁的了,没想到这个女孩做了两次了还不能确定,这种情况真是不多见。”吴元明说。
 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刚过没几天,女孩又带来一个男孩。这次鉴定中心的所有人都彻底被女孩雷倒了,他们都希望这次女孩能得到她想要的结果。可结果令人大失所望。“三次之后,这个姑娘再也没来过,可能是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。”吴元明说。